第二次车臣战争老照片:米26直升机坠毁爆炸
来源:第二次车臣战争老照片:米26直升机坠毁爆炸发稿时间:2020-03-28 15:54:58


纽约刚开始有疫情的时候,Wendy很担心,因为她每天上下班都要挤地铁。“我曾经告诉过我的同事和领导,现在纽约的疫情发展就和早期的武汉一样。”但是Wendy的同事都不以为然,他们都觉得这也就是个强流感,慢慢地都会好起来的。“他们很自信,觉得纽约的医疗系统比武汉好,但现在的情况就是要比武汉严重得多。”

Ella是成都姑娘,在纽约一所大学读书,今年大一。

3月9日,同学们一起回到校园。谁也没料到疫情在这之后恶化的速度会如此之快:一周内,美国的确诊病例从69例增长几乎十倍。

3月初,美国数据不断增长的时候,小陈所在的研究小组还去邻州参加了学术会议。小陈书说,当时他极力地劝阻同学,美国情况很严重了,但他们连个口罩都不戴。

北京时间3月27日凌晨,Wendy告诉记者,今天感觉已经好多了。如果后面病情加重,她有可能会去诊所,但是特别担心交叉感染。Wendy说,她的一个朋友也是轻症,但由于检测时间早,结果出来了确为阳性。那个朋友在家呆了十多天,药都没吃也就自愈了。

小陈说,关于是否回国,他和几个朋友之间认真商量过。因为5月份面临毕业,毕业以后还得在美国做一阵子研究,担心现在回国之后,会因为签证和航班的问题,阻碍之后的学习和研究。

Wendy说,家人已经寄了一些药品过来,估计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到,但不清楚会不会被海关没收。她也咨询了国内的医生朋友,他们说她的症状属于轻症,年轻人可以选择在家隔离治疗。国内医生建议她拍个CT做个血检,但是无奈,她无法联系上自己的医生。“接下来还是自我观察,我也不属于重症,现在做不了检测。”

小陈,沈阳人,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在读博士,5月份面临重要的毕业答辩。

3月12日,纽约州州长科莫在发布全州宣布,禁止超过500人集会的禁令。但他同时说:“大家的生活不应该受到太大的影响。”到了美国当地时间22日晚,纽约市开始“软封城”:所有“非必需”工作的员工都要留在家里。

小陈说,“最初武汉打响防疫战的时候,我完全没有担心。各个高校校委会团体和大家一起,还在努力往回捐钱,捐物资。但纽约民众的反应太让人失望,不把别的国家的前车之鉴当回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