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之下 普通人的“超级变身”记
来源:疫情之下 普通人的“超级变身”记发稿时间:2020-03-30 21:37:05


托运行李排队时,一位工作人员举着二维码叫我们扫描,在微信小程序里填写出境信息申报。

在托运行李处测量了一次体温,接着出境边检,测体温,再排队过安检。到登机口,工作人员用额温枪再次给我们测量了体温。三次体温检测无碍后,才可以登机,踏上回祖国的路。

我的房间外面是城市的主干道,回来当晚,看着熟悉的夜景,原本车水马龙的街道现在变得分外冷清。亲眼看到国家采取的一切防疫措施,以及国内确诊人数逐渐降低,我越来越觉得,祖国真的是我们强大的后盾。

自从德国政府宣布关闭学校和幼儿园,人们仿佛终于意识到疫情的严重,超市的意大利面和厕纸都被买空。但Facebook上德国各地仍有自发组织的“corona party”活动,许多德国年轻人庆祝新冠病毒导致的学校停课和意外得来的假期。

隔离14天:此心安处是吾乡

3月26日,德国确诊人数超过三万,我留守在德国的朋友已经尽量不再出门,他们说超市里几乎见不到中国人了,外国人仍然不戴口罩,可能现在也买不到了。3月30日6时至11时,天津无新增报告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新增报告4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(均为中国籍),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7例(其中重型2例、普通型19例、轻型9例、分型待定7例;中国籍33例、美国籍2例、法国籍1例、菲律宾籍1例)。

境外输入第36例,女,30岁,中国籍,居住地西班牙巴塞罗那。该患者自法国巴黎乘坐航班(CA934),于3月29日抵达天津滨海国际机场,入境时体温36.3℃,申报无症状,海关检疫排查后转送至宁河区芦台春宾馆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;30日咽拭子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,经天津市专家组确诊为天津境外输入病例,分型待定;现正在转往海河医院,有关流行病学调查正在进行中。

检疫完毕,带着健康码,再通过一次边检,顺利出关。从降落到取行李,大约用了三个小时。因为座位号比较靠前,出发地也相对安全,我等待的时间没有很久。飞机上几百人,一切有序而高效地进行。

回国前,虽然德国已经有上百病例,但人们的生活如常。周五的超市里,仍然有许多外国人携家带口去采购,学校的餐厅也仍旧在午餐时坐满了人,意大利病例的增加并没有让德国乃至其他欧盟国家的人引起重视。

境外输入第35例,女,52岁,中国籍,居住地西班牙巴塞罗那。该患者自法国巴黎乘坐航班(CA934),于3月29日抵达天津滨海国际机场,入境时体温36.8℃,申报无症状,海关检疫排查后转送至宁河区芦台春宾馆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;30日咽拭子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,经天津市专家组确诊为天津境外输入病例,分型待定;现正在转往海河医院,有关流行病学调查正在进行中。